澄心澄意觊觎澄

讨厌白嫖+指手画脚
Web同名,江宗主粉头一只

他乡十年(285)

人物是墨香的,ooc是我的

江宗主粉头一只,不喜勿入

 

喜欢的点❤️+关注

老规矩白嫖的别评论

 

@澄心澄意觊觎澄

平凡的曦澄平凡的故事

 

 

 

“想什么呢还不上床睡觉?”

 

“啧~你别抱我,万一让人看见了怎么办?”

 

“凌晨两点了,除了咱俩所有人都睡了。”

 

“好吧,我确实需要一个拥抱。”

 

“辛苦你了乖乖,其实我觉得外婆现在应该还是初期,只是记忆有些混乱,要不我们把外婆接回上海去治疗吧。”

 

“不了,舅妈跟我说他们已经带着外婆去过上海的医院了,瑞金对阿兹海默症的临床治疗算是国内顶尖的了,现在外婆的药都是在那开的。”

 

“什么时候?”

 

“年后刚上班的时候,舅舅怕我担心就没说,本来他们开车路过小洋楼了,可看房子被装修队用围栏包起来了就以为来我这不方便,干脆直接瞒着我。”

 

“半年多......”

 

“要不是外婆趁大家不注意给我打了电话,估计还要继续瞒着我呢。”

 

“别这样,你不是也有事瞒着家里嘛,家人就是这样的,都喜欢报喜不报忧,生怕家人为自己担心。”

 

“呵呵呵呵呵~”

 

“你怎么了?”

 

“我TM就是个混蛋!”

 

“乖乖,你别吓我啊,到底怎么了?是我那句话说的不对吗?”

 

他没说错,是我自己心里有愧,我瞒着自己的取向在前,撒谎骗家里结婚在后,还用各种谎话隐瞒父母去世的事,我就是个混蛋~无论是为人子女还是做人本身,我都是个彻彻底底的Loser。曾经我以为自己的不幸是魏无羡带来的,后来我又觉得是因为家里破产,所以我赶走了魏无羡,再拼命赚钱,可折腾了这么多年我还是不幸的。

 

生活仿佛永远伴随着苦痛,我看着外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,做过的事情反复的做,我还得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配合她演戏,舅舅说外婆不知道自己病了反而是件好事,外婆辛苦了一辈子,往后希望她能做一个随心所欲的小孩儿,全家人都会把她当孩子宠的。

 

我知道自己在这除了陪伴什么也做不了了,甚至觉得这陪伴也是一种痛苦,偶尔我会幻想,我妈和外婆长得那么像,要是我妈还活着会不会和外婆共用一张脸,会不会和外婆一样慈祥,会不会和外婆一样疼爱外孙......

 

“乖乖,咱们该走了。”

 

“嗯,下秋雨了。”

 

“还能再热一个月。”

 

“这个夏天真的很热......”

 

“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让你整晚开空调。”

 

“不知道的以为你心疼那点电费呢。”

 

“但你知道呀,谁让你一受凉就拉肚子呢~”

 

“不想搭理你。”

 

“还是搭理搭理我吧,回去了我就得立刻上班,搞不好还得加班呢。”

 

“好像谁不用加班似的,我手底下那么多员工等着发工资呢,比你难多了。”

 

“社畜的日子也不好过哒。”

 

“这是你一个年薪两百万的人该说的话吗?你们公司有多少刚毕业的年轻人拿着四千块的工资挣扎在温饱线上,别不知足了。”

 

“是是是,我家乖乖说什么都对。”

 

本来就是,蓝曦臣自己也是从实习生一步一步熬过来的,他不过就是占了个上海户口的便宜,下班了有不用掏房租住的地方,要不然他跟普通大学毕业生没什么区别,甚至还不如其中一部分呢,毕竟他是学音乐后转的专业,没有985或211的毕业证,如果重来一次,没有我把他推荐到金子轩的公司,他现在勉强也就混个小资,更别提出国留学。

 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最近脾气变得异常暴躁,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,有时候说话不经大脑什么难听说什么,虽然事后我都道歉了,可有些伤害造成了是会变成一根刺扎在心里的。

 

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蓝曦臣能包容我的所有,明明他能找到更好的人,有更好的未来,或许不用被我拖累,不用忍受我无时无刻变坏的情绪,不用费尽心思讨好我,最开始我觉得他可能是太爱我了,可爱情也是有保质期的,像我这样的人又不值得,他是怎么做到十年如一日?就像他随时保持的微笑一样,连嘴角翘起的角度都不带变一下的。

 

“乖乖,怎么又起来了?都凌晨三点了再不睡明天会没精神的。”

 

“就......翻个身把自己翻醒了。”

 

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憋在心里啊?说出来嘛。”

 

“你一天天的总盼着我有事呢!”

 

“淡定点~人家只是担心你嘛。”

 

“把你那玻璃心放肚子里去,走,陪小爷睡觉。”

 

夏末是我最讨厌的季节,白天热得要死,要不就突然下雨,晚上更不消停,小区里全是绿化,各种虫子成群结队的叫啊,好像再不叫两嗓子就死不瞑目一样,本来我就入睡困难睡得又浅,一晚上让虫子闹腾的醒好几回。

 

“乖乖,我做了布丁尝尝看。”

 

“没胃口不想吃。”

 

“给个面子尝尝吧~”

 

“不了,我苦夏。”

 

“夏天都快过去了。”

 

“那你就让它快点过去!”

 

“吓我一跳~喊这么大声阿凌会醒的。”

 

“这个时间不当不正的,他睡哪门子的觉啊?”

 

“啊?你忘了吗?阿凌感冒才退烧,今天没去上幼儿园,还是你给老师打电话请假的呢。”

 

“我......我去看看他。”

 

“别去了,叔叔守着呢,我刚出来,差点因为拖鞋声音大被大义灭亲了。”

 

阿凌感冒了,我应该记得的呀,可我怎么忘了呢?我特地看了眼手机,跟老师的通话记录显示通话时间足足有五分钟,我咋啥都不记得了呢?

 

“啊~张嘴。”

 

“啥玩意?”

 

“蓝莓布丁,我种的蓝莓熟了。”

 

“靠~这么酸!”

 

“那可能是蓝莓还没熟透,下次我多放点糖。”

 

“拉倒吧你,快拿走,我吃不下。”

 

“好乖乖,凑合吃点吧,你最近总不爱吃饭,我摸着都硌手了。”

 

“嫌弃我啊?谁胖你找谁去!”

 

“咱家最胖的就是小仙子了,我摸完它再来摸你,你确定不会生气嘛?”

 

“走开~劳资鼻炎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31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