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心澄意觊觎澄

讨厌白嫖+指手画脚
Web同名,江宗主粉头一只

他乡十年(284)

人物是墨香的,ooc是我的

江宗主粉头一只,不喜勿入

 

喜欢的点❤️+关注

老规矩白嫖的别评论

 

@澄心澄意觊觎澄

平凡的曦澄平凡的故事

 

 

 

“放开我!我要回家~”

 

“江澄你冷静点,你现在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自己走!”

 

“放开我啊~我外婆病了,我必须回去!”

 

“冷静点!等你冷静下来我陪你回去~”

 

在我记忆里,蓝曦臣很少有情绪外漏的时候,如今他却表情狰狞的按着我不让我继续发疯,我痛恨自己在本该丧失理智的这一刻极其清醒。

 

我曾像一条毒蛇一样压低身体,隐藏自己,在无边黑暗里吞吐着信子伺机而动,企图在一个不错的时机奋力一搏,用尽全力迈过那道叫做“命运”的深渊,然而,不管我如何拼命挣扎奋力反抗,终究是社会里环环相扣的一颗螺母,是“命运”手中的一枚棋子,仿佛等待我的只有做颗弃子和做颗不会反抗的棋子两种选择,但我就是不甘心,凭什么我不能拥有自由,凭什么海阔天空我却只能做个过客!

 

“命运”再次我把卷入深渊,准备剥夺我所剩不多的亲情,虽然我早就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,也亲手送走了我的家人们,可我仍然不能适应这该死的现实。

 

“好些了吗?我刚定了明天的机票,陪你回四川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先别带阿凌了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江澄,你这样回去家里人会担心的。”

 

“不会的,我会演。”

 

“别这样好吗?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们尽全力......”

 

“让我自己待会儿。”

 

“那我不说话了,就陪着你。”

 

“你出去吧,我想自己待着。”

 

我已经习惯了自己面对一切,哪怕跟蓝曦臣重新在一起这么久我依然只信任自己,很多东西我可以交给他,但都是确保在我掌控之下的放权,换句话说,他活在我的控制范围内,一旦他超出我心里的范围,本能会促使我把他往外推。

 

外婆生病让我彻底认清了这一点,舅舅说她得了阿兹海默症,发现的算比较早,可这种病目前还没有特效药,所有的治疗手段也不过是延缓病情和发病时间。怪不得......怪不得她突然打电话来叫我回家过中秋节,怪不得我右眼皮跳了一整天。

 

那是最爱我的外婆啊~是从小到大唯一偏爱我的亲人,她是我生命里最亮的一盏灯,无时无刻都愿意亮着迎接我回家的灯,我真的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属于我的光明就这么消失。

 

我们坐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去,走出机场脱掉防护服的那一刻我浑身都在颤抖,伴随着四川扑面而来的热风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几乎要吞没我,蓝曦臣默默把手放到我腰上算是一种安慰,可我还是怕被人发现直接躲开了。

 

眉山是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,虞家在当地算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,从外婆那代开始开设武馆,两个舅舅大学毕业都回到这里当了官,我妈生前又是知名集团的企业家,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认识我的,起码车开到外婆家附近就总有人跟我打招呼,所以我真的不敢跟他有任何身体接触,万一流言传开了将是致命的。

 

“应该快到了,别想那么多,表现的自然些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蓝曦臣这次是作为我的大学同学兼好朋友来的,我需要摆正心态,马上就要见到外婆了,我必须得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我只是单纯来看望她的,我只是单纯想她了。

 

来的路上我想了无数个问候语作为开场白,没想到外婆就是外婆,她老人家竟然在院子里练鞭子,大舅舅端着茶杯像老驴拉磨一样围着外婆的鞭子范围外转悠,这什么画面?我不太李姐啊~

 

“外婆~”

 

外婆听到我的声音好像是吓到了,鞭子直接脱手差点打到舅舅。

 

“崽崽~哎呦呦,崽崽!”

 

“外婆,我回来看你喽~”

 

外婆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,就是后背没有印象里那么笔直了,她老人家自小在峨眉山上习武,身姿比任何人都要挺拔,她就像一个守护神一样守护着整个家。

 

“乖崽崽,离愣个回来喽?”

 

“我公司放假喽,特地肥来看看离。”

 

“啥子公司?离还没毕业就上班啦?又是离妈让的不?”

 

大舅舅在外婆身后站着一个劲儿的给我使眼色,于是我就顺着她的意思答应下来。

 

“额......嗯,是。”

 

外婆小声嘟囔了几句我妈心狠,就知道逼我继承公司不知道心疼我,让我好好玩之类的,然后催舅舅去市场买菜,说要亲自下厨烧菜给我吃。

 

“哎呦,这小伙子长嘞好秀气,沉沉妥妥滴,漂亮滴紧!你是谁家嘞娃娃?”

 

“外婆,这是我大学同学,他叫......”

 

我还没说完呢,外婆一下把我扒拉到旁边拉着蓝曦臣的手就开始问这问那的,就这刨根问底的能耐说她当过三十年街道主任我都信,临进门前大舅舅小声骂了我一句小兔崽子,我知道他肯定又吃醋了,谁让我和外婆隔代亲呢~

 

等我在里屋跟舅妈聊完出来,蓝曦臣已经在用小叉子喂外婆吃哈密瓜了,额......我是应该先担心外婆的高血糖还是先担心自己地位不保?

 

“聊什么呢这么热乎?”

 

“外婆问我你跟你女朋友怎么样了。”

 

“额......”

 

“听说你女朋友家境不好,所以你不敢告诉你妈妈呀?”

 

我压低声音凑过去小声说:“蓝曦臣,我当初那是哄她的,你能不能行?”

 

“哼~你走开,我要和外婆好好聊聊!”

 

外婆突然握住我们俩的手说:“好娃娃不草架哦~我家崽崽脾气不太好,离是咯咯让着他些。”

 

“好的外婆,阿澄是比较小孩子脾气,我一直都很包容他的。”

 

“离这个娃娃真不错,喜欢次啥子?外婆烧给离吃。”

 

“外婆,我早就听阿澄说您烧的菜是他的最爱,您做什么肯定都好吃,我不挑食哒。”

 

我看到外婆两眼放光就知道要坏事,赶忙出言打断:“咳咳~外婆,他是苏州滴,吃不得辣,也不爱次肉,您可轻些放海椒。”

 

“吃不得辣哦,那就烧几个不辣的嘛,红烧豆腐、烧鸡爪、折耳根吃得不?”

 

“外婆饶命啊,我都吃不来折耳根呢,您饶了我们吧~”

评论(2)

热度(25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