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心澄意觊觎澄

讨厌白嫖+指手画脚
Web同名,江宗主粉头一只

他乡十年(282)

人物是墨香的,ooc是我的

江宗主粉头一只,不喜勿入

 

喜欢的点❤️+关注

老规矩白嫖的别评论

 

@澄心澄意觊觎澄

平凡的曦澄平凡的故事

 

 

 

马当路上,属于我的百年小洋楼已经初步翻修好了,当年买这栋老房子是我妈的决定,她喜欢闹中取静更喜欢这里独有的文化底蕴,相比那些,我最喜欢的是这里交通便利私密性高,邻居之间互不关心没那么多麻烦事,可如今,它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家了。

 

“乖乖,怎么样啦?”

 

“我在开车,刚从小洋楼出来,装的还行,就是甲醛测试超标,必须得放两个月,还有点收尾的工程慢慢来吧。”

 

“嗯,我相信装修好了一定会很漂亮的。”

 

“对了,你买月饼了吗?”

 

“买好了,我公司还发了两盒,阿凌说他们幼儿园也发了,这样算下来貌似吃不完呢。”

 

“那也没办法,我这还有一大堆客户送的呢。”

 

“咱们中国人就是喜欢送礼,慢慢吃吧。”

 

“是啊,也不能浪费粮食啊,网上说复旦食堂用橘子瓣炒月饼挺好吃的,回头我试试。”

 

“额......乖乖,我晚上准点下班,你要是先到家就去泡个澡等我,不用你下厨哦。”

 

“本来也不用我,家里阿姨已经买好菜准备做饭了。”

 

“阿姨真勤快,那就我回去炒个牛肉,再把螃蟹蒸了。”

 

“好,我要孜然牛肉,少放洋葱。”

 

“没问题,那你好好开车,我先挂了哦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爱你呦~”

 

“快挂吧,我都赶不上绿灯了。”

 

我没说实话,因为我不是在回家的路上而是去陵园的路上,虽然已经组成新家庭很久了,可我还是很抵触过各种传统节日,就算要过也要先去陵园看看爸妈和阿姐,顺便跟金子轩念叨念叨他儿子有多淘气,偶尔也会带照片给他们。

 

曾经有很长一段难熬的时光,是金子轩默默成为了我的后盾,家里有什么事我俩都一起商量着来,他走的突然且荒唐,是我亲手打理他的身后事,我还梦见过几次他浑身是血的样子,好像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不敢睡觉,习惯喝个半醉再失眠到天明的。

 

这些事情我不愿意跟蓝曦臣说,我太珍惜现在的幸福时光了,过去的早就过去,追忆是最没用的感情,如果人一直活在过去也就没有未来了,可我却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躲在谁也看不到的角落里独自思念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未来有人比我更在乎,所以才能这么肆无忌惮。

 

我们非常默契,都尽量不去触碰彼此心里的伤疤,其实如果没有疫情我是很想跟他回一趟苏州的,几年前,我曾在他母亲的坟前说了一大堆年少轻狂的话,现在想想真是幼稚,如今他父母都去了另一个世界,也不知道蓝叔叔有没有在阿姨面前替我美言几句。倒是我对不起蓝曦臣,我爸妈到最后也不知道他对我来说是多重要的人,是我太懦弱了,连跟父母坦白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

“乖乖,我下班啦~”

 

“嗯,给我倒杯红酒呗。”

 

“泡澡喝酒......我不太放心呢。”

 

“咋?害怕我喝多了把自己淹死啊?就这点儿水?”

 

“不是,我是不想你自己喝酒,尤其是红酒这种越喝心情越差的东西,我有苏州老家寄来的米酒,甜甜的那种要不要喝?”

 

“不要,享受不了,你去换衣服吧,我也不想泡了。”

 

“为什么?”

 

“自己泡没意思,我要出去抱你。”

 

“好,那我这就去换身抱着舒服的家居服。”

 

“嘁~穿啥能有皮肤舒服啊?”

 

“那就不穿了,反正刚从外面回来,我也沾沾你的仙气儿~”

 

“你在这脱衣服干啥?哇哇哇,你要干啥?”

 

“一起泡嘛~”

 

“呀!大白天的,让阿凌看见了怎么办?”

 

“我回来路上给他买了本新的数学卷子,二叔正看着他做测试呢。”

 

“哇~你真是......往哪摸呐臭不要脸哒!”

 

蓝曦臣对自己让全家人推迟晚饭这件事总能做到面不改色,我就不行,二叔抬头夹菜不小心看我一眼都觉得特别丢脸,啊西八~都怪他,稍微撩一下就失控。

 

二叔说他有几个学生想来家里看他,问我方不方便,我是觉得没问题的,但我担心那些人会因此对二叔有偏见,毕竟我们的家庭构成跟普通人不一样,不过既然是二叔主动提出来的我自然要支持。

 

这个别墅有一前一后两个花园,前面的是那种典型的欧式庄园风,后边那个被我改成了菜园子,只要买上几把田园风的桌椅,再加一点装饰就能当室外会客区用,我准备给二叔布置一下,他老人家教书育人半辈子终于退休了,我们当小辈的多孝顺一些是应该的。

 

“老蓝,家里防护服放哪啦?”

 

“我找给你,你要它干嘛?”

 

“着急去趟医院,回头跟你细说。”

 

“等等,发生什么事了?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

“不用,情姐家孩子生病,她没有认识的大夫挂不上号,我带她去私立医院。”

 

“真的不用我跟你去吗?”

 

“不用,你在家等我吧。”

 

情姐刚刚电话里急的都快哭出来了,她再坚强也是头一次做母亲,靠自己在上海这样的地方撑起一个家的难没人比我更懂,不管我和她之前有过什么关系,在我心里,照顾她帮助她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。

 

小孩子抵抗力弱总是很容易生病的,记得阿凌两岁以前也是这样,那时候我经常在医院通宵陪着他,阿姐还说有我这样的舅舅是阿凌的福气,将来阿凌长大了一定会孝顺舅舅的,其实我倒没指望阿凌能为我做什么,只要他平安健康的长大,再少惹我生气就行了,可就惹我生气这一点都没做到,我还能指望他什么。

 

昨天小仙子把阿凌裤子咬了个洞,我就嘲笑了他几句,他竟然偷偷在我牛仔裤上抹蜂蜜,好家伙等我发现的时候裤子差点让小仙子给吃没了,还有上次,一人一狗半夜不睡觉跑到一楼冰箱偷零食吃,结果没关冰箱门就跑了,第二天发现满地都是水,给我气的血压蹭蹭往上蹿,转身想上楼又不小心踩到水差点给我直接送走咯。

 

“想什么呢这么出神?”

 

“没什么,你还好吗?”

 

“说不上来,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当单亲妈妈了。”

 

“遇到难处就知会一声,能帮的我都帮。”

 

“有些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你又能怎么帮?”

 

“这不就帮了~你也是心大,孩子差点烧出肺炎来。”

 

“别提了,我那个育儿师辞职了,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顶上来呢。”

 

“那我帮你找吧,我养孩子比你有经验。”

 

“那倒是,带烟了吗?”

 

“哈?你抽烟?”

 

“嗯,压力大的时候就想来一根。”

 

“你还是把压力都扔给我吧,孩子病着呢,你带着一身烟味怎么照顾孩子啊。”

 

“嘁~”

评论

热度(25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