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心澄意觊觎澄

讨厌白嫖+指手画脚
Web同名,江宗主粉头一只

他乡十年(281)

人物是墨香的,ooc是我的

江宗主粉头一只,不喜勿入

 

喜欢的点❤️+关注

老规矩白嫖的别评论

 

@澄心澄意觊觎澄

平凡的曦澄平凡的故事

 

 

 

蓝曦臣回来那天我特意做了一大桌子菜,还换了新的香水,结果这货说自己连做了半个月的鼻拭子,鼻子离失灵不远了,啊西八,丫真是有让人火大的本事。

 

最近天气特别好,我本来想带着全家去露营的,可最近实在太忙了,没有聂怀桑帮我打通销路我只能自己去跑,每次见那些超市的负责人都觉得恶心,说是公事公办其实就是想从我这收点过路费,呵呵哒~也不知道聂怀桑是怎么在这些人里呼风唤雨的,我连见他们都嫌烦。

 

“乖乖,又这么多报表,今晚要在书房加班吗?”

 

“加班倒是不用,这些东西不着急,你要睡了吗?”

 

“我想等你。”

 

“那你不用等了,咱们睡觉去。”

 

“不打算告诉我在忙什么吗?”

 

“啊~东子的事,前两天我给他寄了几箱螃蟹,他说螃蟹不错要多买点拿去送礼,我不想要钱结果丫跟我生气了,那点破螃蟹还跟我计较真是的。”

 

“收个成本价不就完了。”

 

“我就这么干的,那几张报表就是他买的螃蟹结算单,臭小子还真没少买。”

 

“买了多少?”

 

“三百多箱,快赶上一个小超市的进货量了。”

 

“他有那么多礼要送吗?”

 

“没准跟我买牛一样,囤着慢慢吃的。”

 

“好吧,你俩不愧是好朋友。”

 

“你不会又打算吃他的醋吧?”

 

“他没我长得好看,也没我招你喜欢,我才不吃他的醋呢。”

 

“你就嘴甜吧!”

 

蓝曦臣的嫉妒心和占有欲是我平生仅见的唯一,要是论第二那应该就是他弟弟了,这毛病估计是家族遗传。偶尔我会有那种被他标记领地的感觉,就是那种动物世界里雄狮占领地盘保护伴侣的标记,啊西八,我是把自己比作母狮子了吗?好像不如母老虎好听呢。

 

我到底挤出来两天时间带着全家去露营了,蓝曦臣现在算半个露营专家,他还给自己开了个账号专门上传他的露营美食,我偷偷去看过那点赞量还真不少,就是评论区有点气人,明明只露了一双手就有一大堆小姑娘留言说要嫁给他,这要是不小心脸出境了可咋整。

 

“乖乖,我们去放风筝吧~”

 

“人家钓鱼呢~你这么大声鱼都跑了咋整?”

 

“那就下水去抓呗,你不是总说小时候天天在莲塘里抓鱼玩嘛。”

 

“那是我自己家的莲塘,这是野湖,一脚深一脚浅的,你就不怕我下去上不来啊?”

 

“啊~看来你游泳也没有自己说的那么好嘛,不过还是别下去了 ,就像你说的这是个野湖,不安全的地方我们就不要去了。”

 

“少废话放你的风筝去,别妨碍我钓鱼,我今天想吃烤鱼想得不行。”

 

“呵呵呵~要是钓不上来那边有卖的。”

 

“乌鸦嘴!我一定能钓上来,你等着瞧~”

 

生活嘛,就是要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,最好什么事也不发生,一家人闲着没事就琢磨三餐吃什么,无聊的时候干脆凑在一起玩孩子,阿凌这个年纪正是好玩的时候,给他个球都能玩出一身汗来,最近更是迷上了遥控赛车,臭小子背地里哄着二叔给他买了好几个,我上网查了一下,他喜欢的那种遥控车一个就要上千块,明知道跟我要我不会买给他,转头就去哄骗二叔,我看丫是真欠揍。

 

“乖乖,露营地的负责人刚刚过来问我,要是你钓的鱼吃不完愿不愿意把比较小的卖给他。”

 

“不卖,爷辛辛苦苦钓的鱼凭啥给他,小崽子都让我放生了,这些大的今天吃不完就放冰箱里带回去。”

 

“那行,我帮你收拾。”

 

“不用,挺腥的你别沾手了,去看着点阿凌,告诉他骑狗尿床。”

 

“没事儿,他早就不尿床了。”

 

“那也不能骑狗啊,不过咱家小仙子长的也太快了,这才养了几个月比阿凌还胖。”

 

“阿拉斯加毛比较厚,看着胖其实都是虚胖。”

 

“我觉得不是,你天天早起带着它晨跑,那一身肉肯定是实打实的肌肉,你说它有没有成为军犬的潜力啊?”

 

“乖乖你想太多了,那军犬得从小训练,咱家这个从小练的科目不太一样。”

 

“怎么说?”

 

“咱家小仙子的日常行程只有跟我晨跑这一项是运动,其余时间不是睡觉等着阿凌放学,就是忙着偷吃,它开冰箱的天赋倒是不错,除了这个也就能陪陪阿凌,给孩子捂被窝当枕头了。”

 

“行吧,反正有了它阿凌再没半夜爬过咱俩的床,回头奖励它个罐头。”

 

“乖乖,今晚的月亮一定特别好看,咱们吃完饭上房车顶上看月亮吧。”

 

“你就是想跟我单独在一起待着,还拿什么月亮当借口。”

 

“哎呀,不要总是拆穿人家嘛~”

 

“恼羞成怒啦?蓝曦臣,你也有不淡定的时候哦。”

 

“哼~”

 

“你这脾气现在跟我越来越像,咋就不学点好的,我身上的仙气儿你是一点没沾着。”

 

“怎么没有,你闻闻,我浑身都是你的味儿。”

 

“哎呀你个老不正经的!”

 

我实在太喜欢这种窝在他怀里放空的状态了,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什么,就简简单单的彼此依靠,他总是习惯性的一只手抱着我,一只手摩挲我的头发,兴致来了还会给我编个小辫,我一开始不明白头发那么短有什么好折腾的,直到有一天我也下意识的玩阿凌头发才反应过来,这只是下意识的一种确认,确认自己在意的人还在身边的确认。

 

“这月亮是挺好看的哈。”

 

“嗯,过两天就是阴历八月十五。”

 

“怪不得,那你后天下班把月饼买回来吧。”

 

“好,我知道哪家店的最好吃。”

 

“可别买什么鲜肉月饼啊,我爱吃五仁和黑芝麻的。”

 

“还是每样都买点吧,我叔叔喜欢吃鲜肉的和蛋黄的。”

 

“对哦~二叔在上海生活了大半辈子,那你就看着买吧,反正我没时间。”

 

“乖乖,你怎么总对各种节日不热衷呢,生活要有仪式感啊。”

 

“你有就行了呗,哪次不是你张罗的。”

 

“看来是我把你惯坏了呢。”

 

“嗯嗯,是的呢,辛苦你啦,老公~”

评论

热度(31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