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心澄意觊觎澄

讨厌白嫖+指手画脚
Web同名,江宗主粉头一只

他乡十年(277)

人物是墨香的,ooc是我的

江宗主粉头一只,不喜勿入

 

喜欢的点❤️+关注

老规矩白嫖的别评论

 

@澄心澄意觊觎澄

平凡的曦澄平凡的故事

 

 

 

入夏以后,阿凌每天都要在游泳池里玩上一会儿,我没时间的话就是蓝曦臣陪着,其实我不太喜欢蓝曦臣陪他,丫太能惯孩子了,阿凌要什么给什么,他带着阿凌游泳连狗都一起跟着下水,就不想想游泳池打扫起来多费劲。

 

二叔正式退休了,学校给老人家准备了小型退休仪式,还发了个水晶奖杯,我看了好生羡慕,像我这样自己开公司的指不定熬到哪年才能退休呢,就算退休了也没人帮我办这种东西。

 

“老蓝啊~”

 

“来啦,什么事?”

 

“把你那破猫放下~天天就知道抱猫,有空抱我不好吗?是嫌我是个男的还是嫌我没长毛啊?”

 

“错了~这就抱你,想怎么抱?背后抱?考拉抱?还是公主抱?”

 

“哼~跟你说点正事。”

 

“说你的,不耽误我抱。”

 

“你弟找到工作没呢?”

 

“还在找,我是想让他找不到工作就去应聘音乐老师的,但他好像更想进乐团工作,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,估计还是会出国的。”

 

“那也得先找个过渡的啊,我朋友那边来电话了,说魏无羡跟客户吵起来把他这个老板给炒了,给我朋友气的呀......我就不明白了,他俩饭都吃不上还挑什么?疫情这么严重能有个工作就不错了,他还当是以前啊,一没钱就找我爸要。”

 

“担心他?”

 

“谁担心他啊!爱死不死,找不着工作别来找我借钱,你也不许借听见没有?”

 

“听见啦,你说的都对,是我太惯着忘机了,出国、租房、换琴、生活费......这么多年他也该独立起来了才是,多大的人了还一直为追逐梦想活着,结了婚就该为自己的家庭负责任,你放心,这次我肯定不管了~”

 

“嗯,不亏是我老公,公私分明啊,恭喜你终于不做扶弟魔了,今晚奖励你!”

 

“那我选地方。”

 

“啥?”

 

“我想在浴室和衣柜里。”

 

“哈?我说奖励你吃大龙虾,我客户送的澳龙,三斤半的进口澳龙!”

 

“哼~不理你了小坏蛋!”

 

“嘿呦喂高兴了叫人家小甜澄,不高兴了就喊小坏蛋,你行啊!今晚跟狗睡去吧

 

可能是住在郊区跟市内不一样吧,这个夏天格外舒服,一点也不觉得燥热,所以蓝曦臣只要惹我不高兴我就撵他去阿凌房里睡,狗就在脚下简称跟狗睡,不像以前开着空调睡,后半夜总是冷得往他怀里钻。

 

菜园里的小白菜和韭菜蹭蹭的长,到现在已经吃了两顿韭菜盒子和一顿开水白菜了,草莓苗被小仙子啃过一次还算比较坚强的重新开始了生长,估计等秋天应该能吃上一两个的,至于菜园边上种的那片草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,看着有点像会爬藤的,我就怕是蓝曦臣把他家的爬墙虎弄过来了,要是菜园里能种出肉来就好啦,我想吃原切牛排。

 

“看什么呢?”

 

“看看你种的菜能长出肉来不。”

 

“你可真能想,冰箱里那么多肉还觉得不够吃啊?”

 

“嗯,我刚买了头牛。”

 

“啥?”

 

“哎呦~老蓝你说东北话了啊!”

 

“这不是关键,关键是你买了头牛?”

 

“嗯,你还记得沃旭东吧?”

 

“记得,你大学室友,也是你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

“我俩最近重新联系上了,他毕业就去当兵了,新兵的时候不让拿手机,等能拿手机的时候又被上级欺负手机给摔碎了,新手机新号码加上他忘了微信密码我们就失去了联系,后来他用QQ给我留言,可我已经不用QQ很久了,好在兜兜转转班级群里有人告诉了他我的微信,就是可惜我俩错过了好多年。”

 

“怪不得好久没听你提起他了,原来还有这么多曲折。”

 

“是啊,他也不容易,都当上少校了......”

 

“他现在还在当兵?”

 

“不在了,他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特种兵,听他说是立功无数还上了军校,唉......”

 

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

“他......他在抓毒贩的时候负伤了,现在一条腿有残疾,以后都不能当兵了。”

 

“那他还好吗?”

 

“还好吧,他回家了,梅里斯。”

 

“所以你说的牛是跟他买的?”

 

“嗯,他家好几百头牛呢,你又不是不知道齐齐哈尔的牛肉有多好吃。”

 

“要不以后咱家的牛肉都从他那买吧?”

 

“我也这么想的,过几天他来找我,到时候咱们喝一杯吧。”

 

“他要来啊,那我得做几个拿手菜。”

 

“嘁~你踹过他一脚记得吗?”

 

“额......有吗?没有吧!”

 

“怎么没有?就你吃飞醋那回,我俩正喝酒呢,你一个大飞脚过来直接给丫踹断片了,他第二天还问我为啥屁股疼呢。”

 

“No,你肯定是记错了~”

 

“哇哦~看你狡辩的样子是醋缸本缸没错啦。”

 

“咳~话说他是特地来看你的吗?”

 

“算是吧,他想跟着我学做电商,把自家养牛场变成养殖屠宰加工和销售一体的牛肉品牌,估计是被疫情影响的走投无路了,这年头养牛养羊的农户肯定是要赔钱的,而且他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汉突然失去了事业,身体又落了残疾,心里该有多难受啊。”

 

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,生活在和平年代我们总是会不小心遗忘一些事情,比如消防员、医生、缉毒警察,还有很多很多危险职业,是他们的付出才让我们有如今安全的生活,沃旭东当上特种兵的那天应该就想好了要为祖国和人民献身的,我们作为朋友的话,其实只要他活着回来就够了。”

 

“嗯,他活着回来真好......”

 

“好朋友要来了,你很开心呀。”

 

“这也能看出来?”

 

“当然啦,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,但你只要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左边眉毛就会不自觉的往上扬。”

 

“给你厉害的!做饭去~”

 

沃旭东是见证我学生时代为数不多的朋友,虽然这些年跟他断了联系,但我真的很想他,我还记得他当初的梦想是毕业了回家考个公务员,没想到毕业就去当兵了,一当就是这么多年,全寝室最懒的沃旭东当了最辛苦的特种兵,当年那个体重过二百的胖子也能练出一身腱子肉,还成了缉毒英雄,人生啊真是说不准。

评论(4)

热度(38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